当前位置:「北京阳铭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科技中国《电子商务法》实施 将对香港代购及电商业起到规范化的作用
中国《电子商务法》实施 将对香港代购及电商业起到规范化的作用
2022-09-24

中国《电子商务法》将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,未来代购要报税、纳税,跨境电商需要在采购地以及内地两次缴税,对全球包括香港代购业和跨境电商带来冲击。

2008年毒奶粉事件以后催生了香港走水货和代购行业。尤其是靠近深圳的上水、屯门、元朗一带,被水货客逼爆,一度引起中港纠纷。为遏止水货风,三年前深圳推行“一签多行”改为“一周一行”政策,香港则实施“限奶令”,但成效不彰。

随着近年海关严查水货客,包括对水货客设立黑名单,今年8月深圳海关更在关口设“人脸辨识系统”,令水货客大减,如今则换成“代购大军”,甚至不少港漂(大学生)及跨境学童及其父母也纷纷加入代购队伍,分一杯羹。

不过,经过多年审定的《电子商务法》终于将在明年1月1日实施。该法主要规定:不论任何代购,都需要有采购国以及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,同时要缴税及受法律监管。一夜间令海外私人代购行业感受到寒冬。

今年9月28日上海机场突然严查代购,所有乘客全部开箱排队等待过关检查,被罚乘客纷纷晒出遭重罚的单据,有的动辄被罚数万元。不只上海海关,深圳福田口岸也在严查,一天就曾抓住500多人。11月,珠海一名淘宝网店老板娘,更因从事香港代购,五年内在香港碌卡买了上千万元的服装到内地卖,以“走私罪”被重囚10年,以及罚款550万元人民币,引来网络一片哗然,认为判刑过重。有网友指,网上代购已经面临末日。

上水代购街排长龙不再

有人走访了上水、沙田一带,发现“代购”大排长龙、排队买货的情境不再。比如在有“代购街”之称的上水新康街、巷仔街一带,大大小小的药房、药妆店多达数十家,但只有为数不多的内地客,手持手机、iPad和货单,按单购货,并通过微信、电话回报。有的则蹲在街边整理货物,主要是购买朱古力、饼乾和化妆品等。药房则熟门熟路,要求购货的内地客将行李箧放到门口。虽然买货人不太多,但箧仍整齐排列在门口,形成特殊的景象。

当记者上前询问时,这些主要是来自深圳的客人,异口同声否认自己是“代购”,只表示从深圳过来顺便买些日用品,尤其是圣诞节新年临近,过来买一些朱古力等带过关,但也承认“有帮朋友买一些”。有深圳家长说,有两个孩子,吃的用的,比如奶粉、药品等都在香港买,“香港这边的东西品质稍好些,特别是小孩子的东西”。

须缴税 代购者考虑转行

对于1月1日将实施《电子商务法》,虽然不少深圳客都说“自己少量买点”,不会担心;但江西游客段先生称,如果买的东西需要上税,“会不来香港买或者少买一些”。深圳刘先生则预料,代购行业面临很大冲击,因为“有的产品必须要增加中文标识,而且必须是两方的营业执照,否则就会列入加税名单”,身边朋友做代购的,也在朋友圈议论纷纷,表示不会再做代购,“现在准备转行”。还有的游客称,趁新条例实施之前,“多跑几趟香港,买多一些货”。

居住在粉岭的家庭主妇李小姐(化名),数年前就从事“蚂蚁搬家”走水货,“香港人过关没有次数限制,就负责带货”。她当时主要是从上水朋友开设的水货店取货,每次带两大包,包括朱古力、饼干、奶粉等,过了罗湖之后,有人专门来收货,一天走一趟,每次赚100至200元。但她指海关查得越来越严,特别是加了人脸辨识系统,“你什么身份,一天走几转,一查都有了”。她已经转行不干了。

李小姐身边也有朋友转做代购,“靠微信圈征集货单,然后到上水等地买货,到深圳透过顺X等快递公司寄出去”。但她称利润也不高,每次赚100多元,加上1月1日新法实施,她直言朋友们都谋求新的出路,“有的找地盘工,或者在家带孩子,不想冒风险”。

2008年发生“三聚氰胺”奶粉事件,其后数年大量国人及水货客在香港、海外抢购婴幼儿配方奶粉,致香港等地也出现“奶粉荒”,奶粉价格也被扯高。

投资化灰 跨境电商的悲哀

另一受冲击的行业是跨境电商。根据iiMedia Research发布的《2017-2018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》,2014年至2017年间,中国跨境电商整体交易规模以平均每年30%的增幅快速上涨,2017年达到7.6万亿元,2018年预计将增至9万亿元。

面对电商新法即将实施,海外电商业也开始谋求新的出路。为符合跨境支付规范化,8月30日起,海外代购网站买X网称,会员的代拍代购相关汇款、补款会通过香港第三方支付平台代收转入香港买X公司,会员可以选用大陆的各大支付平台转账,在转账时第三方平台会收取3%手续费。

政策欠透明 港网商会:难评估影响

香港网商会副会长张群称,因为新法如何实施和落实还不清楚,目前还未知道对香港电商业的具体影响。但相信新法对内地电商影响较大,“他们需要纳税,以及提交产品的发票和源头”。而香港电商主要是跨境电商,如果在内地没有个体模式的话,“预料影响不大”。

不过,他坦言现在跨境电商都在观望,“本月我已减少订1/3货,因为要看看新政策的具体落实情况”。但他认为新法或令电商市场变得规范,一些规模小或者水货店或面临关闭。

冠域商业及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关焯照指,贸易战下香港经济放缓,零售额已经开始下滑,预计电商法实施后,会进一步打击零售业。

在澳洲墨尔本最近出现哄抢奶粉大军,一家大型卖场沃尔沃斯店员还在补货,许多国人已按捺不住,围住货架和货车,大声嚷嚷,甚至有大妈跪在地上抢奶粉,现场乱成一团。

代购“产业”的起步阶段大约在2005年,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后,代购迅速火爆。随着淘宝网的出现,以及社交平台及通讯软件如微博及微信的兴起,海外代购中间人得以越过电商平台直接与内地客户沟通,更推升海外代购的需求。

这个易操作、低成本及回报率高的生意,使海外大批中国留学生及华人趋之若鹜。刺激海外代购数量增长,除了因对国外货品品质放心外,还有一个主要因素是,海内外奢侈品价格的差异巨大,甚至不少国产的产品在海外更为便宜。

石家庄网友质问:“如果国内比国外还便宜,还有代购吗?”

还有网友menue888000呼吁:我就不信我们工业制造业赶不上洋人。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